您的位置:首页 > 消费 >

银保监会:累计处置高风险农村中小银行627家

时间:2022-05-20 23:19:00     来源:财经资本网
银保监会:累计处置高风险农村中小银行627家

近年来,地方中小法人银行改革和风险化解成效显著,但完善公司治理和“化解金融风险”仍任重道远。

5月20日,银监会召开吹风会。该负责人介绍了城市商业银行和中小村镇银行近年来在改革完善公司治理方面的进展,以及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自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来,监管部门持续督促引导城商行和中小村镇银行坚守阵地、回归本源、聚焦主业,持续整治金融乱象,取得了明显成效。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国城市商业银行法人机构128家,营业网点近2万个,全行业从业人员49万人。2017-2021年,城商行资产年均增速较2011-2016年年均增速大幅回落13.3个百分点,基本回到商业银行平均水平。

截至2021年底,全国共有中小村镇银行3902家,其中农村信用社2199家,村镇银行1651家,资金互助社39家,贷款公司13家。2018年以来,共处置高风险农村中小银行627家,处置不良贷款2.6万亿元,超过前十年总和。

城商行:规范跨区域经营;异地非持牌机构基本清零。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2017年以来,城商行经营发展更加理性,资产结构不断优化。城商行总资产中贷款占比由2016年末的36%上升至51.3%,投资资产占比由40.6%下降至35.2%,同业资产占比由11.8%下降至5.9%。

同时,金融乱象得到有效整治。继续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严肃整治乱象。2017年以来,已有2842家城商行被处罚,处罚总额达12亿元。规范跨区域经营行为,清理异地非持牌机构478家,基本实现零清算。大力拆除影子银行,遏制资金“实到虚”,累计减少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7万亿元。近3万亿存量不合规理财整改完毕,保本理财全部清退。

对于城商行风险防控现状,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我国城商行总体运行平稳,风险可控,相当一部分机构在市场竞争中找到了差异化、特色化的发展路径,核心竞争力强,机构健康程度高。然而,由于周期性、体制性、结构性和行为性因素,城市商业银行领域也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个别机构多年积累的问题比较严重,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

为促进改革和降低风险,近年来,城市商业银行加大了对不良贷款的识别和处置力度。2017年至2021年五年间,城商行共处置不良贷款1.8万亿元,是2011年至2016年累计处置额的5.2倍。同时,加大资本补充。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补充中小银行资本,已批准13个省份39家城商行补充城商行资本计划1046亿元。

此外,加强对公司治理的监管。加大股东穿透式审查力度,开展股权及关联交易专项整治,披露主要违规股东,依法清退问题股东。如四川银行依法清理了258名不合格老股东。

农村中小银行:股东权益乱象初步得到抑制

近年来,中小村镇银行的改革也取得了显著成效。一方面,近年来通过加强不良资产处置、引入合格股东、吸收合并、重组整合、升级达标等方式,共同推进高风险农村中小银行处置工作。

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共处置高风险农村中小银行627家,处置不良贷款2.6万亿元,超过此前十年总和。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等部门创新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的措施,向289家农村中小银行注资1334亿元。

另一方面,农村中小银行的同业、投资、票据等业务得到持续、彻底的整治,资金闲置问题得到有效遏制。同业资产负债余额下降,特殊目的工具投资下降50%以上,表外业务总量保持在较低区间。

股东乱象得到初步遏制。2018年至2020年,开展为期三年的股东权益专项整治,规范和完善农村中小银行股东权益管理和公司治理。加大对违规持股、操纵机构正常运作、利用关联交易输送利益等突出问题的惩处力度。逾4000名股东被限制投票权,并被勒令转让逾60亿股股份。严格开展公司治理评价,对存在问题整改不力、新增违规问题的100多家农村中小银行降低评价结果。

此外,农村中小银行体制机制改革已经破题。为完善法人治理结构,绝大多数农村信用社和一半以上的国有控股村镇银行实行了党委书记兼任董事长制度。2021年10月,浙江省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获得国务院批准,2022年4月,浙江省农村商业联合银行正式开业,这标志着我国农村信用社新一轮改革的开始。

中小村镇银行的可持续发展仍面临五大挑战。

据银监会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银监会坚持从严监管,坚持打早打小,坚持压实各方责任,全力推进农村中小银行改革,稳妥处置了一批风险点,守住了风险底线。中小村镇银行风险总体可控、收敛。

但该负责人也表示,从存量来看,部分地区风险历史积累较大,需要不断加大处置力度;从增量来看,疫情影响、经济转型、行业变化带来的风险会逐渐显现。

上述负责人表示,农村中小银行可持续发展面临挑战,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

首先,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的路径需要改进。中小村镇银行党组织层次较低,不同程度地存在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党建与业务脱节等问题。

第二,股东股权管理和公司治理存在缺陷。中小村镇银行股东“小、散、弱”,部分机构还存在内部人控制、外部操纵、违规关联交易等问题。农村信用社定位模糊,绩效越位与缺位并存;一些村镇银行的主要发起人未能履行职责。高管专业能力不足,缺乏有效监管。

三是部分地区风险处置资源不足。中小村镇银行风险分布很不均衡,部分省区风险突出。但地方经济转型困难,合格市场资本短缺,政府财力有限,难以提供保险资金。同时,预计部分延期还本付息贷款将出现不良,风险处置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第四,风险防控法律体系不健全。在我国,处置问题银行的法律法规建设滞后,高风险机构市场退出渠道不畅,优胜劣汰的市场纪律难以发挥作用。监管部门对银行股东的监管和处罚缺乏明确的法律授权,隐形股东和代理股东难以认定。

第五,县域金融市场竞争激烈。近年来,大型银行的业务重心一直在下沉,平均每个县有9家银行。中小村镇银行地域广、点多面广等传统优势受到冲击。信息化建设滞后、运营成本高等短板日益凸显。部分机构优质客户流失,盈利能力持续下降。

大股东敲诈暴露了公司治理无用。

近年来,地方中小法人银行改革和风险化解成效显著,但完善公司治理和“化解金融风险”仍任重道远。

上述负责人介绍,在银监会全力推进城商行改革和降风险的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些经验,包括城商行必须完善公司治理,形成监管部门和属地的合力,整体推进强监管和监管。

“一些城市商业银行存在风险,暴露出公司治理不力,大股东分散持股,弄虚作假,内部人控制,腐败严重,机构偏离定位,野蛮扩张,业务风险迅速积累,直至全面爆发。”上述负责人表示,下一步,要把完善公司治理作为城商行改革和降风险的重中之重,加强股东股权监管,促进形成有效的自我约束,实现高质量发展。

在监管部门和地方属地的合力方面,上述负责人表示,城商行是地方法人机构,党的关系在地方,干部管理在地方,税收和就业在地方,服务地方经济。如前所述,城商行金融风险处置取得显著成效的几个地区,都是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大力协调推动的结果。下一步,金融监管部门将会同地方党委、政府,共同防范和化解区域性金融风险。

此外,城市商业银行的一些风险事件暴露出城市商业银行中腐败的高管、无良的企业主和腐败的监管者相互勾结,金融腐败和金融风险相互交织。下一步,监管部门将坚守“监管姓监”的立场,加强与纪检监察部门的联动协调,整体推进金融反腐和金融风险防范。

坚持“小而散”的原则。中小村镇银行不允许异地吸收大额存款。

对于下一步中小村镇银行的监管重点,上述负责人表示,银监会将按照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基本原则,继续深入推进中小村镇银行改革和降风险工作,不断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一是坚持底线思维,做好风险防范和化解工作。落实国务院金融委风险通报制度,向省级党委政府通报中小村镇银行风险情况,推动完善地方党政一把手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稳步推进风险处置工作。

第二,坚持改革思路,坚定不移推进深化改革。指导相关省份加快农村信用社改革进程,改变省级联社功能定位,建立农村信用社省级机构履职正负面清单,完善监督约束机制。

加强党的领导与公司治理的有机结合,合理设置“三会一楼”和专业委员会,构建简单实用、符合小法人实际的公司治理机制。严格约束大股东行为,加强关联交易管理,防止其不当干预机构内部经营管理。加强高级管理人员队伍建设,引导和用好银行业协会建立的高级管理人员人才库,支持以市场化方式公开透明选拔高级管理人员,建设一支政治强、业务精的高级管理人员队伍。

鼓励优质银行、保险公司等符合条件的机构参与中小村镇银行兼并重组,会同有关部门落实鼓励中小村镇银行兼并重组的支持政策,按照市场化、法制化原则推进中小村镇银行兼并重组和区域整合。

此前,银监会透露,2021年以来,金融风险重灾区辽宁已对63名中小银行“一把手”采取留置和刑事强制措施。银监会相关负责人5月20日也表示,辽宁的金融风险大部分是存量问题,部分已经出清,但实现彻底出清还需要一个过程。

“下一阶段,推进中小银行重组,还是要适应市场的发展,相关体制机制的调整要适应市场的变化。银监会对中小银行改革持开放态度,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推进中小银行兼并重组,增强其适应性和竞争力,为其稳健经营奠定重要微观基础。”上述负责人表示。

三是坚持做小事,提高金融服务能力。进一步优化支农支小定位监管,督促中小村镇银行坚守主体责任,不断完善产品体系,提升服务质量,精准服务普惠金融和乡村振兴。坚持信贷资金来源于当地、使用于当地、小额分散的原则。禁止异地吸收大额存款,禁止异地发放贷款,严格控制大额授信,将服务重心下沉到本地市场。

主动适应县域发展和金融供求变化,引导和改善“新市民”金融服务,扩大有效信贷供给。引导受疫情影响较大,但有还款意愿、吸纳就业能力强的小微企业,保持稳定的信贷支持,共同渡过难关。推动农村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利用大数据和金融科技提升客户服务,提升风控效率,转变展业模式,通过金融科技+人群战术,巩固农村中小银行在县域金融市场的主导地位。

四是坚持从严监管态势,提高监管效率。坚持“监督姓监督”的定位,不断加强监督作风建设,强化监督责任,大力弘扬尽职尽责、敢于监督、精于监督、严于问责的监督精神。严格控制中小村镇银行改革风险过程中的市场准入,加强源头管控,防止其带病进入市场。完善风险早期干预机制,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排查各类潜在风险,坚持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和早期。加大现场检查力度,严守监管制度底线,坚决依法惩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推动构建全行业合规的农村中小银行稳健发展格局。

编辑:万剑一

版权声明

结束

精彩阅读